• <menuitem id="z4haz"><dfn id="z4haz"></dfn></menuitem>

      1. <bdo id="z4haz"></bdo><bdo id="z4haz"></bdo>

          1. <nobr id="z4haz"></nobr>
            <tbody id="z4haz"><div id="z4haz"><td id="z4haz"></td></div></tbody>

              由福佑卡車看整車貨運市場走向:先創造價值再談資本和競爭
              2019年01月09日

              “2018年福佑卡車的發展遠遠沒有達到我的預期。我們在轉變的過程中還存在各種各樣的問題,還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間。”


              作為“焦慮型”創始人,福佑卡車CEO單丹丹對于公司過去一年發展的評論很是出人意料。在行業看來,福佑卡車的2018年是快速發展、順風順水:在資本格外謹慎的年頭,福佑卡車在年初和年尾獲得了1.5億元人民幣+1.7億美元的兩次融資,這在國內200多家無車承運試點企業中屈指可數。作為專注于整車貨運的科技物流公司,福佑卡車2018年運單量突破100萬單,并經歷了部分自營向全面自營的轉變、多次獲獎、首席科學家加盟、全新品牌LOGO發布……有增長、有變革、有資本加持還在不斷修煉內功,稱得上成績斐然。


              但在單丹丹看來,福佑卡車亟需進一步完善組織結構大調整、模式變革(從半自動化到全自動化)和績效變革,這些都需要在2019年實現落地,“2018年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


              2018年最大的變化:實現全面自營


              單丹丹所說的“非常大的提升空間”,基于的是整車貨運這個廣闊到沒有天花板的市場。在公路貨運中,整車貨運占據的市場份額最多、從業的車輛規模最大,但集約程度低,仍處于小散亂的發展階段。在這個容量巨大的市場,價格和服務兩大矛盾一直橫亙在貨主和運力之間,低效這個桎梏揮之不去。


              秉持“為中國公路運輸裝上科技引擎”的使命,2015年3月,福佑卡車正式上線,三年多時間里,福佑卡車以海量數據為基礎,用機器學習、運籌優化等技術對詢價、調度、運輸、結算等各個業務節點進行AI賦能,在實際業務中為貨主企業及司機、車隊創造價值。


              經歷了1.0(深度撮合)和2.0(運價、服務、信用都實現標準化),2018年福佑卡車進入了3.0模式(全面自營)。“福佑卡車以前是個觀眾,現在,福佑卡車實現了全面自營,成為了交易的重要參與方。”單丹丹表示,實現全面自營是福佑卡車2018年最大的變化,公司對最初的經紀人模式進行升級,對交付全流程負責,實現了對交易和訂單的全面把控,這也是福佑卡車實現業務智能化升級的基礎。


              福佑卡車參與交易能夠給上下游兩端能夠帶來更好的價值。“我們前端通過報價系統為上游貨主提供一個相對精準的報價,拿到貨源分配權;對下游,我們把訂單按照不同的規律或標準整合為一個訂單包,也就是我們所說的訂單重構,這是我們轉型中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單丹丹介紹,福佑卡車下游有幾種運力:個體司機、中小車隊和共建車隊。通過訂單重構,相當于把零散的訂單拼接為固定的單邊訂單,個體司機可以承接這些優質貨源;另外一些訂單可以與中小車隊已經承接的訂單構成線路閉環,這是他們非常樂意的;還有一種,可以理解為“專車”模式,司機在福佑卡車平臺做融資租賃,也就是成為司機合伙人。“我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貨主能省到錢、讓下游能掙到錢。”


              福佑卡車是國內首家可以規劃多邊線路的平臺,不同于常規的雙邊線路,多邊線路由系統根據平臺上的貨源訂單實時計算得出,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卡車空駛率、縮短司機等待配貨的時間。現在通過對訂單的重構整合,福佑卡車為貨主和運力提供可計算的運輸價格,提高運輸效率的同時,大幅降低運輸成本,實現多方共贏。


              目前,福佑卡車每周訂單量平均超過20000單,累積了超過8萬名貨主,有過合作的車輛數超過50萬輛。通過訂單重構等技術,福佑卡車讓車輛運行效率提升了20%,運單晚點率降低到了0.38%。


              2019年戰略最重要的部分:實現全面自動化


              在整車貨運科技化領域深耕多年,福佑卡車清晰地認識到,實現信息貫通和效率提升絕對離不開技術創新。福佑卡車不斷加大技術投入,基于“AI+大數據”,運用機器學習、VRP、物流知識庫、特征工程、LBS等先進技術驅動運輸全過程的智能化,并在2018年聘請美國馬薩諸塞州立大學計算機領域終身教授陳冠嶺以合伙人身份加入福佑并擔任首席科學家,帶領團隊進行系統迭代升級,對公路貨運交易、調度和服務的各個業務節點進行重構。


              在2018年,福佑卡車開發的“圖靈”智能報價系統也頻頻獲獎。這套智能報價產品可實現最快0.58秒報價,平臺報價與市場實際運價精準吻合,吻合度高達90%,實現了整車貨運從人工報價到機器報價的根本性轉變,實質性地推進了提高報價效率、實現運價標準化進程。


              除了內部團隊一直致力于大數據、AI方面的探索,福佑卡車也積極與其他科技公司達成合作,比如杉數科技將在運籌學幫助福佑卡車在調度等方面做出智能決策。福佑卡車還積極與高校院所等機構開展產學研合作,比如在南京大學設立福佑獎學金,用于支持“互聯網+物流”方向的專業人才;同時,福佑卡車加強了對內部人才梯隊的建設,在2019年為員工增加了專業培訓的機會。


              單丹丹表示,目前公司千人員工中技術團隊占比約20%,2019年技術人員要繼續擴張,但一線人員數量不變,因為很多人工、機械的工作將用自動化手段代替,釋放人力去從事有創造性、有價值的工作。“2019年福佑卡車戰略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實現全自動化,包括報價自動化、服務自動化、訂單調配自動化等。福佑卡車要從業務驅動轉變成技術產品驅動。”2019年,福佑卡車計劃在技術方面投入上億元,同時,密切關注一切前沿技術,比如自動駕駛、新能源、5G、新零售等。


              從2018年開始,福佑卡車進行了組織結構變革、模式變革(從半自動化到全自動化)、績效變革的大調整,因為還在進行中,在全部落地之前不會進行過多透露。


              福佑卡車為行業帶來的啟示


              很多物流人認為2018年過得不容易,利潤薄、資本冷、競爭激烈,但針對整車貨運市場,單丹丹表示,“行業太大,玩家太少,還遠遠沒到貼身肉搏的階段。”如今國內快遞市場已經涌現出一批知名上市公司,而規模領先幾倍的整車貨運市場卻沒有一家上市公司出現。在單丹丹看來,所謂利潤薄、競爭激烈,其實是新舊理念的競爭,而不是行業達到效率和自動化程度很高之后存在的那種競爭。在人工、土地、油價等都越來越貴的情況下,還用舊的理念和方法去做同樣的事,利潤肯定越來越薄。


              提到福佑卡車為整車貨運行業帶來的啟示,單丹丹認為,在外界看來福佑卡車的模式很簡單,但這是個非常難的過程,“從1.0到2.0再到3.0的發展是回顧歷程后總結出來的,實際操作中我們不斷否定自己,不斷迭代、試錯和復盤,快速執行,盡量降低犯錯的成本。如今我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希望這能給行業帶來一些啟示,而不是把福佑卡車看作一個簡單模式的成功。


              企業越大面臨的誘惑會越多,但福佑卡車一直克制自己,堅定地專注于整車貨運領域。如今資本謹慎,不少人想取經福佑卡車備受資本青睞的經驗,單丹丹卻表示,“福佑卡車不是To C、To B或是To VC,福佑卡車‘To’的是價值。”泡沫散盡之后,資本市場更加理性和健康,而企業也能夠在這個過程中更加認清自身,企業真正能為客戶和行業帶來的價值才是最根本和最長久的,擁有這種價值,不論資本多冷,企業也依然可以獲得資本的助力和成長的機遇。


              “2018年不夠精彩,2019年會更精彩。”這是單丹丹的總結和展望。我們對福佑卡車“非常大的提升空間”充滿好奇和期待,希望可以見證福佑卡車巨大變革的成功落地,進而更有效地解決整車貨運的痛點,為行業做出示范和引領。


              來源:物流沙龍


              2019免费高清视频在线观看